/ ENG

 
 
終審法院裁定國泰航空歧視工會
確認參加工業行動應受保障
| More

2012-12-07


撰文:陳昭偉

 

《工盟團結報》於2009年12月號為大家介紹過一宗高等法院就國泰航空歧視工會的案例,當時芮安牟法官裁定資方須向遭解僱的49名機師,賠償法例上限的15萬元解僱補償。資方不服裁決,最後上訴至終審法院。五位終院大法官於今年九月底頒布最終裁斷,一致維持芮安牟法官就資方須向49名機師作出15萬歧視工會解僱補償的判決。

 
這宗終審裁決最重要之處,在於法院清晰地對《僱傭條例》的防止歧視職工會條款作出解釋,進一步確認工人參加工會及工業行動的法侓保障。
 
 

按章工作不屬於工會活動?

 

《僱條條例》第21B條列明,任何僱員均享有以下權利:
1)      成為工會會員或職員;
2)      在工作時間以外,或僱主同意的工作時間內參加工會活動;
3)      聯同他人組織成立工會。
 
當時高等法院裁決,當代表國泰機師的香港航空機組人員協會於2001年準備發動按章工作工業行動前,國泰資方解僱49名機師,是為了搶先一步破壞工業行動,並向其他機師發出將採取強硬手段打壓工業行動的訊息。因此法官裁定國泰觸犯了《僱傭條例》,並命令國泰向每位受影響的機師賠償法例規定的最高賠償金額,即15萬元。
 
國泰資方在是次上訴中提出,按章工作及罷工行動,均不應被視作受法例保障的「工會活動」。這無疑是一種強詞奪理的歪論。
 
正如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在判詞中指出,工會的基本及主要職能,是保障及促進工人的權益和福利,包括按章工作在內的工業行動,正正是工會實踐這種職能的典型活動。因此,《僱條條例》第21B條提及對僱員參加工會活動的保障,絕對包括參加按章工作或罷工等工業行動。馬道立又特別提到,由基本法到人權法,均為加入工會及參加工會活動提供了全面的憲制性保障,上述對工會活動的詮釋,符合相關的憲制框架。
 
因此,五位終審法院大法官,一致裁定國泰資方解僱49名機師,實屬不合理及不合法解僱,並維持資方須向該批機師支付全數15萬元補償的裁決。
 
 

未經紀律程序便解僱的補償

 

終審法院同時認為,即使國泰當時向該批機師賠償了三個月代通知金,但由於合約內明確列明,員工有受到紀律及申訴程序所保障的權利,而資方解僱該批機師的理由,又明顯屬於紀律範疇,故此國泰公司須就未有履行有關合約條款的規定,未有經過紀律程序便作出即時解僱的違約行為,向49名機師賠償一個月工資的損失。
 
至於案件同時牽涉的誹謗賠償問題,終審法院維持上訴庭的裁決,要求國泰就前任常務總裁陳南祿及前任行政總裁湯彥麟公開指控機師的工業行動「勒索香港」、「出賣公司利益」的誹謗性言論,向49名機師賠償70萬元。
 

(案件編號:FACV 13/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