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廢法二十年 重奪公平職場」大遊行聲明
| More

2017-11-01


   1997年10月29日,是香港打工仔最黑暗的一天,不民主的臨時立法會粗暴廢除了回歸前由立法局正式通過的「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令打工仔從此痛失這項基本勞工權利。

  香港工人所失去的,絕不僅僅是一條法例,而是法例所賦予每一個工人應有的「公平」、「尊嚴」和「尊重」。二十年過去,香港社會貧富懸殊加劇、僱員工資停滯不前、就業模式趨向零散化,全因僱員失去集體談判權,勞資關係極不平等所造成。

 


經濟危機下 工人成代罪羔羊
主權移交以後,香港工人先後經歷亞洲金融風暴、沙士疫潮及金融海嘯等衝撃,每次都慘成「代罪羔羊」。資方為了轉嫁危機,肆意更改僱傭合約,不論是減人工、削福利、加工時等,僱員為保飯碗只好「揸頸就命」。假如當年法例沒有被廢除,資方要作任何僱傭條件改動,必須先行諮詢工會意見及取得協議,不會像今天可自把自為更改員工合約。特區政府當年廢法,無非為了延續僱主在職場繼續享有不受限制的「絕對權力」。


貧富懸殊加劇 僱員工資停滯
二十年來,貧富懸殊持續擴大,至2016年反映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已升至0.539%,再創歷史新高。由於廢除了集體談判權,資方可單方面決定薪酬待遇,令僱員的工資長期受壓。香港社會財富不斷增長,個餅是愈做愈大,但工人只分得餅碎。統計資料顯示,過去20年,香港人均生產總值增加近80%,但實質工資累計只增加7.8%,平均每年增幅不足0.4%。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就是源於集體談判權廢法之後,僱員失去了應有的議價能力。

 


低工資長工時惡性循環
薪金長期受壓的惡果,便是很多僱員要長時間工作,才能勉強夠錢養家。早前發生的城巴致命交通意外,轟動全城,司機被揭發日做14小時休息不足,背後原因就是底薪太少,被迫連續加班、「賣血」才能維持生計。由此可見,失去了集體談判權,工人欠缺公平議價能力,於是被迫捱騾仔不斷追趕吊在木棍上的紅蘿蔔。其實不單止巴士司機,各行各業的長工時狀況,往往都是源於薪金過低引致的惡性循環。


有怨無路訴 勞資關係不穩
多年來,香港發生不少為人熟悉的大型工潮,例如2007年紮鐵工潮、2008年雀巢、維他奶及屈臣氏工潮、2013年碼頭工潮等。這些工潮的爆發,事前好像沒有任何徵兆,但其實工人積怨日深,「有怨無路訴」,惟有以工業行動作出爭取。假如設立集體談判權,勞資雙方便可透過日常協商機制處理分歧,也可為勞資關係帶來穩定的作用。


特區背離國際勞工標準
國際上,集體談判權已有悠久的歷史傳統,在部份歐洲國家,實施更已超過100年。即使鄰近香港的亞洲國家,如日本、南韓、台灣、星加坡及馬來西亞等,亦早已引入集體談判權制度。可見,集體談判在國際上行之有效,絕非香港財團眼中的「洪水猛獸」。國際勞工組織早於1949年已訂立第98號「組織權及集體談判權」勞工公約,香港亦於1975年簽署成為適用地區之一,基本法亦列明回歸後可繼續適用。可恨的是,特區政府不單未有履行責任,背離國際社會的勞工標準,倒行逆施,將本地已通過的法例粗暴廢除。

 

  

我們強烈要求,特區政府必須盡快恢復二十年前被廢除的集體談判權條例,還給社會一個公平的勞資關係,還給工人應有的尊嚴和尊重。二十年已經過去,但我們爭取復法的決心卻永遠不會後退!讓我們一起作戰到底,取回我們應得的勞動尊嚴!

抗爭到底、直到勝利!

 

香港職工會聯盟
2017年10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