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學費高昂 兼讀制青年苦不堪言
職工盟促政府一視同仁 「Full time、Part time」齊享資助
| More

2017-09-15


香港政府現時向合資格全日制學生,提供專上學生資助計劃及資助專上學生資助計劃,減輕在學青年的學費壓力,但青少年鮮有理解箇中資助內容,甚至曾有青年本身符合資格申請資助計劃,卻因資訊不足而浪費升學機會;同時兼讀制學生竟不符合資格申請上述計劃。香港職工會聯盟(下稱「本機構」)一直關注青少年就業及勞工問題,亦曾處理大小不同的青少年勞工求助個案。為進一步了解青少年對學費資助的理解,及引申的相關問題,本機構在今年8月至9月期間,透過網上問卷及電話訪問的形式,訪問302名15至29歲的青少年,詢問他們對學費資助政策的意見。

 

首先,有42%的受訪青少年,從不知道由學生資助處會提供專上學生資助計劃及資助專上學生資助計劃。同時有54%的受訪青少年,不知道職業訓練局全日制基礎文憑/職專文憑學生及毅進文憑的學生,其實可向職業訓練局或學生資助處申請學費減免。而更有67%的青少年不清楚自己是否符合資格申請學費減免,在不清楚自己是否合資格的情況下,不少青少年會誤以為自己不符合申請資格而放棄升學,甚至因為高額學費而出現經濟困難。以下是由本機構註冊社工所接觸的真實求助個案,均可反映政府缺乏積極宣傳下,青少年升學的苦況:


例子1:一名20歲少女阿宜,家中有一個自住單位,但父親因為患病,早已失去工作能力,父親曾經表示想賣掉單位,讓該名少女有錢升學,少女不欲父母賣掉單位,令他們退休出現問題,但她又想繼續升學,又不知道如何籌得十幾萬學費,於是在朋友的誘使下,成為援交少女,靠出賣肉體賺取學費。在遇上本機構的社工後,她才發現雖然家人有自住單位,但仍然符合資格申請學費減免。


例子2:一名18歲的青少年阿銘,以為自己家中父母均有工作,所以自己不符合申請學費減免的資格,亦因此自己借了十多萬交學費。但完成課程後,才發現自己原來可以申請學費減免。

 

 

大部份青年認為政府應向兼讀制學生提供學費減免
除此之外,調查亦有詢問受訪青少年是否屬以下類別人士:1)正在考慮修讀兼讀制文憑、大專或學位課程人士、2)正在修讀兼讀制文憑、大專或學位課程人士、或3)已經修讀完兼讀制文憑、大專或學位課程人士。有41%的青少年是以上三類人士的其中一類,顯示不少青少年對兼讀制文憑、大專及學位課程有興趣。


而無論受訪青少年是否屬於以上類別,均有超過七成半贊成應該按照青少年的經濟狀況,向修讀兼讀制文憑、大專及學士課程的學生提供學費減免,以減輕在職青年的經濟負擔。
同時,大部份支持政府資助兼讀制課程的青少年認為,應該以雙軌制的方式,提供學費減免給青少年,其中包括以個人或家庭為單位計算入息或資產。


就上述調查結果,本機構提出以下具體建議:


1. 加強宣傳現時的學費減免政策
是次調查發現在部份青少年不知道政府對全日制課程的學生有學費資助,更有67%的青少年不清楚自己是否符合資格申請資助,本會建議政府加強宣傳,讓中學生畢業前清楚了解現時的學費資助政策,讓合資格申請學費減免的青少年不會因為高昂的學費而放棄學業或陷入財政困難。


2. 政府應該以同一標準,在學費減免政策上支援兼讀制文憑、大專及學士課程學生                                                 是次調查結果顯示,大部份青少年都支持政府在學費上支援兼讀制文憑、大專及學士課程的學士,而實際上,不少兼讀制學生,都是低收入的在職人士,不少青少年因為兼讀制課程學費太貴而無法在工餘時間進修,雖然現時全日制課程有資助,但部份在職青年因為家庭經濟負擔,需要在日間工作,而不能讀全日制課程。部份就讀兼讀制課程的青少年,更因為家庭壓力而中途退學。
現時全日制課程的大專及學士課程的學生,可以獲得政府學費資助,本機構促請政府以公平的原則,用同樣的資產及收入審查方法,讓兼讀制課程學生申請學費資助。


3. 詳細政策建議
現時受「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及「專上學生資助計劃」資助的課程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認可院校」(註一)的全日制資助課程,另一類是「認可院校」的全日制自資課程。

 

I) 資助課程,是指政府已資助了該課程的部份學費,學生只需要繳付部份的學費,例如:A課程(全日制課程)每年教學成本是每年15萬,但由於政府已資助了大部份學費,A課程的學生只需要繳交42,100的學費。
如果學生因為家境困難而無法繳付42,100的學費,他們可以透過「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申請學費援助,如果家境清貧的學生,更可以申請學費全免。

現時部份認可院校的兼讀制課程也是資助課程,但由於「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只接受全日制課程學生申請,兼讀制的學生無法獲得資助。

 

II) 自資課程,是指院校自行舉辦的課程,院校需要自負盈虧,因此每間院校自資課程的學費也隨著不同課程的成本及市場需求而出現差異。
如果學生因為家境困難而無法繳付自資課程的學費,他們可以透過「專上學生資助計劃」申請學費援助,惟應繳學費助學金設有上限,2017/18學年的上限為港幣80,810元。

現時部份認可院校的兼讀制課程也是自資課程,但由於「專上學生資助計劃」只接受全日制課程學生申請,兼讀制的學生無法獲得資助。

 

III) 政策建議:本機構認為學生資助處應該將「認可院校」所舉辦的資助及自資兼讀制文憑、大專及學士課程,納入「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及「專上學生資助計劃」的資助名單,讓兼讀制課程的學生亦可以根據其經濟狀況而申請經濟援助。

 

個案分享:
阿傑,一直以來都做保安,很喜歡物業管理行業,日後進修都想讀同物業管理相關的課程,但現時物業管理的兼讀制課程學費昂貴,一些院校的物業管理專業文憑,學費需要三萬元,如果要讀兼讀制大學課程更要多付七萬元。他母親年紀已高,每個月他要繳付家用,加上要供妹妹讀書, 儲錢甚為困難,所以需要讀兼讀制課程。

 

 

阿TA,在二十多歲時開始讀兼讀制社工副學士,但因為沒有錢,一開始要問親戚借錢,之後工作一邊賺錢一邊賺學費。阿TA讀了四年課程,共支付十六萬學費,加上其他學習開支,共付了十七至十八萬。高額的學費令阿TA生活困難,畢業後也只能找12000至13000元左右的工作。現時阿TA已找到一份每年享有增薪點的穩定工作,她認為進修對她有幫助,而她身邊的社工同學,則需要借錢進修,16萬的學費要分15年償還。

 

 

Jason在完成全日制的會計高級文憑課程後,因家中經濟壓力,要出來工作。Jason其後讀銜接的兼讀制會計學士課程,但因為不能一次過繳交6萬多元學費,原本1.5年的課程,要分3年完成。其後Jason因為經濟上不能繼續負擔學費,申請提早畢業,不能取得榮譽學位畢業,令他日後不能考取會計師資格。


青少年對學費資助政策意見問卷調查報告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

 

 

註一:「認可院校」是指這些院校全日制課程的學生,可以申請「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及「專上學生資助計劃」,有關院校的名單,可以在學生資助處的網頁找到:
http://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tsfs/general/coding.htm
http://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fasp/general/codin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