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中介公司政策終改善
散工外傭同受惠
| More

2017-04-10


撰文>鄧建華


職業零散化之下,不少「散工APPS」應運而生。這些「散工APPS」其實是新型的職業介紹所,僱主可以透過這些應用程式來聘請散工,特點是工作期短、即請即上班。這些「散工APPS」看似提供有彈性、高時薪的工作,然而這些職業介紹所對僱員的權益關注甚少,有時可能會造成求職陷阱。

 

 

在工會的壓力底下,勞工處於2017年1月發表了《職業介紹所實務守則》,列明了勞工處處長對職業介紹所的期望標準。當中,便點出職業介紹所應使僱員「免於假自僱」,否則可被終止牌照。這正正反映職業介紹所或會令僱員陷入「假自僱」的境地,損失僱傭條例下大部分的保障。


《實務守則》當中,之所以有關於「假自僱」的條文,一方面是因為外籍家務工工會的運動一再揭露黑中介的惡行,令政府不得不檢討相關機制;另一方面,藉着《實務守則》的諮詢,本地勞工的工會提出了其他有關職業介紹所的關注。社區院舍照顧員工會早前便成功將「百本」告上法庭,揭露了百本暗中將照顧員陷於「假自僱」。百本案的案例一出,使本來只打算處理外傭受中介剝削的《實務守則》,加入了有利本地工人的條文。(由於有政府訂立的標準僱傭合約,外傭或外勞都很難陷入「假自僱」。)


發表了《實務守則》之後,政府在同月的《施政報告》中,宣布會修訂《職業介紹所條例》,建議將超收中介費和無牌經營中介的刑罰,由最高罰款5萬元,提升至最高罰款35萬及入獄3年,與欠薪罪的刑罰劃一。在工會的爭取之下,政府已避無可避,要將刑罰提升,以反映超收中介費的嚴重性。


由是,工會的意見大多得到接納。在外傭中介公司規管而言,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FADWU)提出應嚴懲與不法海外中介伙伴合作的香港中介,此點得到接納,並將之寫入《實務守則》。日後如香港中介被發現與印尼或菲律賓的不法中介合作,可致「釘牌」。


家務工長年的爭取,終於達致條例的修訂,這抗爭成果,不只對外籍家務工有益。這一年的抗爭讓我們意識到,外籍家務工的運動與本地工人的權益,是並行不悖的。職工盟將會密切監察修例進度,和《實務守則》的實施情況,務求令各種勞工的待遇不因職業介紹所的經營手法而受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