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康橋事件雖解決 無聲吶喊未落幕
| More

2016-12-13


撰文:鄧建華

 

過去兩個月,私營院舍的質素問題,正正因為一宗人神共憤的院舍性侵案而揭發。事件曝光之後,院舍中不為人知的陰暗事件一一揭露。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雖然再次被捕,或會伏法,然而事件更進一步暴露了康橋八個月間曾有6宗院友自殺的個案,繼而令人想到,這只是院舍暗處的冰山一角。私營院舍之中,還有多少傷健人士活在「無聲吶喊」之中?

 

在香港,假如家中有個智障家人,又不是大富大貴,還有兒子要供養讀書,每兩年就被業主加一次租,入息又不夠低去排公屋,長長的工時令人透不過氣,縱使想照顧,也無法親力親為。找公營的院舍,申請人要被評定「身心缺損」、「家人無法照顧」,才有資格排隊。

 

然而這宿位有如真普選,不知等到何年月。據統計,中度、嚴重智障人士的公共宿舍輪候時間,竟超過8年。截至2015 年12月底,全港約有9600多人申請殘疾人士住宿服務,但過去十年增加的宿位竟不足300個,令輪候時間極長。以嚴重弱智人士宿舍為例,現時平均輪候時間便超過8年。

 

於是,不得不找私營院舍了。六十八間持牌經營的私營院舍,收費也不比光顧中介公司便宜,只是買一個床位的空間,便得花上5000至7000元,有時這已是最好的選擇。可是,私營院舍的質素也是十分不堪。政府空有一套紙上的監管方法,實際上只是聽任他們牟取暴利。現時社署的巡查往往是例行公事,院舍各出奇謀繞過監察,例如用院友佯裝職工,以滿足「人手」數字;用假更表來瞞騙社署等等,不一而足。

 

再者,院舍的工作條件不好,人手又長期不足(指引的人手比例是40:3,即每40名院友只有3名職員照料)。員工待遇差劣,吸引不到人入行,院舍老闆借勢聘用外勞,弱勢奴工照顧弱勢社群,院舍淪為生財工具,入住的和工作的,都沒有尊嚴。

 

原來,私營院舍要跟隨的質素保證要求,與政府資助的院舍大大不同。所有適用於政府資助的要求,例如交報告、跟隨《服務質素標準》(SQS),和簽訂與履行《津貼及服務協議》等待,私營院舍一概無須跟隨。這自然令私人院舍的質素低下,以至於成為院友的人間煉獄。

 

弱勢並不是獨立於社會的群體,他們往往在我們中間,他們可以是我們的家人、親友。吃人的制度迫得不少打工族忍心將家人送進這些無良院舍。唯有爭取一個公平、公共的傷健照顧制度,才可以令這範疇的勞工擺脫剝削、令院友有尊嚴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