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1% 權貴 vs. 99% 我們
團結勞動多數 對抗荒謬日常
| More

2016-04-20


沒有公義 哪會和諧 1%權貴壟斷政經權力才是問題根源

 

警民衝突、議會拉布、青年學生抗爭、街市商販罷市… … 香港社會烽煙四起,成因何在?有人歸咎於一小撮政客刻意挑起社會對立情緒;有人認為香港愈來愈大陸化,本土利益處處受壓,將矛頭指向新移民。陰謀論的分析固然是罔顧造成衝突及抗爭的社會成因,而將身邊的弱勢群體當作「代罪羔羊」,只會容讓製造問題的真正元凶逃之夭夭。

過去數十年來,時代進步,經濟發展;反觀香港的社會制度,卻背離公平民主愈走愈遠。現時政府政策向商界嚴重傾斜,造成民生困苦,資源分配極度失衡,才是今時今日香港面對的最大社會矛盾。


量度一個社會是否公平,可參考國際廣泛採用、反映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
過去四十年間,香港的堅尼系數颷升至0.537,貧窮人口多達130萬人,以國際水平來說,已接近暴動的臨界點。按聯合國調查,香港是目前全亞洲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城市,人均生產總值雖媲美英美歐洲等國家,但個餅雖然造大了,中基層只分得「餅碎」。香港最富有1%人口擁有整體財富超過一半,最富有10%坐擁接近八成財富,其餘九成人只能競逐餘下僅有的社會資源,爭得焦頭爛額。

 

再看《僱傭條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是勞工法例改革的黃金時期,諸如有薪年假、有薪產假、遣散費及長服金等條款均於此時訂立,但此後,勞工法例改革在過去三十多年間除了最低工資一項,便毫無突破。與鄰近國家如台灣、新加坡、南韓相比,香港今日仍然未就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及全民退休保障立法,勞工保障水平與經濟發展程度全不相符。2000年實施的強積金,更容許僱主將供款與長服金及遣散費對沖,變相削減了原有保障,不進反退。


九七年政總門前的港英龍獅旗換上了特區洋紫荊旗,但一貫「小政府、大市場」的政策思維,縱容財團壟斷社會民生,絲毫未變。回歸之後,官商合謀圖利更為變本加厲,明目張膽利益輸送。問題的核心,在於普羅市民被剝奪政治權力。特首梁振英曾說,實行公民提名的普選制度會令收入低於一萬四千元的市民控制了選舉結果。中央御用內地法律學者王振民亦公開承認,由小圈子控制的提名委員會設計,目的就是要保護資本主義中工商界及資本家的利益,因為他們是控制社會整個經濟命脈的人。中央及特區政府堅拒落實民主普選,無非是要延續商家財團可以享有的經濟及社會特權。


美國黑人民權運動有一句名言:「If there is no justice, there cannot be peace.」(沒有公義,就不會有和諧)。社會此起彼伏的抗爭,反映更多香港人敢於挑戰特權階層的社會秩序,重奪屬於自己的話事權。建立公平社會,不能倚賴少數政治精英,關鍵是民間社會的覺醒和自強。當愈來愈多市民願意為自身的尊嚴及權益組織起來,才能為香港建立更具戰鬥力的民主運動。

 

工運歷史檔:五一為何是勞動節?

1. 19世紀,美國工人每日工作達14、15小時。直至1886年5月1日,35萬芝加哥工人罷工走上街頭,要求實施八小時工作制。

2. 罷工被血腥鎮壓,多名工人被殺,工會領袖被判刑。為紀念這段壯烈歷史,第二國際(Second International)在1889年的成立大會通過決議,訂五月一日為國際勞動節,要求各國勞工共同努力,為八小時工作而奮鬥。

3. 美國在1938年通過《勞動公平基準法》(Fair Labour Standard Act),訂立每周44小時的標準工時,美國工人平均每周工時亦由1890年的60小時下降至1940年的42.5小時。

4. 及後,世界各地相繼掀起了爭取工時規管運動,1919年國際勞工組織(ILO)更通過了限制工時公約,至今全球超過100個國家訂立了標準工時法例。反觀香港今日的工時法例仍未追上美國80年前的水平,因此我們不能卻步,必需繼續抗爭!

芝加哥罷工領袖史比司:「終會有一天,我們死亡的沉默,會遠比今天你們所要壓制的言論更為宏亮有力!」

資料來源:台灣勞工陣線,E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