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積金被對沖 徬徨無依靠
維珍空中服務員的故事
| More

2015-12-30


強積金制度千瘡百孔,當中與遣散費、長期服務金對沖的問題更一直為人所垢病。最近維珍航空空中服務員爆發的工潮正因為這問題而起。

 

事源今年維珍航空為重整架構,遣散一批總數為51人的同工,當中包括高級空中服務員及空中服務主任,只留下32位年資低的同事負責香港區事務。為此,公司就跟據勞工法例「賠償」。用引號標明,是因為所賠償的遣散費被對沖得接近一乾二淨。

 

所謂強積金對沖,是以強積金僱主累算權益與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相扣減的機制。遣散費的原意是因為公司縮減規模或倒閉令員工失去工作的賠償;長服金則是公司答謝員工多年為公司服務的心意。

 

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算式是過去12個月的平均月薪 x 2/3 x 年資,年資愈長金額愈高。

 

服務22年 換來兩萬元

 

本來與強積金的儲蓄功能是兩碼子事,卻因為法例制定的漏洞而容許僱主將員工應得兩筆款項相扣減,削剝員工。今次事件中,十四位年資8-20年的同事經過遣散費與強積金對沖後,一元也沒能剩。而最嚴重的例子是一位年資22年的同工,為公司服務廿多年,只換來對沖後的二萬多元遣散費。今次公司的所謂重整,是針對較資深的員工以減省成本。維珍進駐香港23年中,服務最長的有22年,他 / 她們人生超過一半都在公司渡過,是「開荒牛」!「這麼多年時間,雖講不上是貢獻,但我們的確花了很多心機時間,但公司竟然如此對待我們。」一位工會代表對公司的安排顯得十分失望。


整個理事會就這次維珍集體遣散及對沖事件召開記者會。

 

今日不站出來 明日更多人受害

 

工會代表表示,其實公司不是第一次做類似舉動。2008年,公司以經濟不景為由,要員工共進退,要麼轉兼職,要麼停薪留職;2014年公司取消澳洲航線,再之縮減人手,員工要選擇轉兼職或自願離職,否則按表現裁員,這一次裁掉了80多人。同工都對公司的涼薄感到憤怒,因為公司非不能支付,只是他們不去負責。英國總公司那邊如果有類似情況,通常都有兩年緩衝期,暫時降職為普通空中服務員,薪金不減,讓同事有探索其他工種的可能性及適應期,但香港這邊卻完全不做。另一方面,同事們發現身為英資公司的維珍在香港不用付利得稅,換句話說公司的業務是淨賺。「坦白講,我們做了多年對公司都有感情,但今次不是公司有危機,而只是想賺多一點,但都要計到盡,對沖我們的應得賠償,分明不視我們為一家人,完全抹殺我們的忠誠。」

 

問及對強積金對沖的意見,工會代表認為香港市民一向覺得對沖不合理,而今次站出來的原因是覺得這個機制影響的不只空中服務員,而是所有打工仔女。「其實2014那次裁減的80多人中,都包括了白領文職同事。同事付出了自己的黃金時間,因為公司要賺錢而失業,必會感到無助。今次再不發聲,將會有更多的員工受影響。」

 

退休金真的夠養老?

 

的而且確,強積金實施以來,受對沖所害的打工仔女不計其數,最明顯的例子是外判合約制的清潔、保安業員工。每次若外判商不能續盤(投中本來承辦的服務範圍),多數都會遣散費員工,當然會對沖。如此一來,三四年就對沖一次,若政府真的實行八萬元的退保審查方案,基層工友到退休手持自己儲下的強積金,多不夠養老、少不能申領退保,又能夠依靠誰?又有誰能論斷他們「沒有經濟需要」?

 

最後問到公司的態度,工會表示即使公佈有機會發起野貓式的工業行動,資方仍未就這次事件與工會談判,只表示希望同工體諒。而工會將會繼續爭取,力求與公司坐下來與同工商討有關安排。


工會發起行動,其實只是想討回一個公道。